返回首頁 |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手機站 |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律師黃頁 | 會員中心 | 微辦案APP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民事法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經濟法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刑事行政法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涉外法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公司專項法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他非訟法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感情先來后到,誰是第三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大律師網 法律知識 時間:2022-03-25 瀏覽:0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導讀: 感情先來后到,誰是第三者 2月22日是我和洲結婚3年紀念日,誰知他將了我一軍:“我跟你結婚3年,而跟她已經是10年感情了,要算先來后到的話,你說誰是第三者” 口述者:布丁 女 29歲 我漸漸對“偵察”上了癮,我輕而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感情先來后到,誰是第三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月22日是我和洲結婚3年紀念日,誰知他將了我一軍:“我跟你結婚3年,而跟她已經是10年感情了,要算先來后到的話,你說誰是第三者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口述者:布丁 女 29歲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漸漸對“偵察”上了癮,我輕而易舉地破譯了洲的電子郵箱密碼,然后多留了個心眼,偷偷激活了郵箱中的“保存已發送郵件”功能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是一個知青子女,從小生活在新疆。剛滿16歲那年,我就被爸媽送到上海,借住在親戚家。在來上海的前一天晚上,爸媽反復只跟我說一句話:“上海人很精明的,你又是個小姑娘,千萬不要輕易相信別人,不要隨便跟人交朋友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剛到上海的那幾年,生活只能用“灰暗”來形容成績跟不上、親戚對我冷言冷語,又不敢與任何一個同學交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嚷嚷著要回新疆,但爸媽怎么都不肯同意,說他們下半輩子的夢想就全指望我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終于沒能考上大學,但就在落榜那年,我遇見了現在的丈夫洲。洲那時對我很好,從那以后,我便愈加與其他人疏遠了,而是把他當作生活里惟一的“救命稻草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年2月22日是我和洲結婚3年紀念日,就在這個日子,我終于抓住了洲“不軌”的把柄。誰知他并不在意,反過來還將了我一軍:“我跟你結婚3年,而跟她已經是10年感情了,要算先來后到的話,你說誰是第三者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救命稻草”眼看就要斷了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孩子來得正是“時候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回想起來,在落榜后最不開心的那段日子里,無論出現的是洲還是其他任何男孩,只要他對我好,只要他能讓我盡快擺脫親戚家那幾張冷冰冰的臉,我都會義無反顧地投入其中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戀愛一談就是好幾年,但結婚卻似乎遙遙無期洲的條件并不好,他好幾年都沒有固定工作,我倆只能蝸居在他那間11平方米的亭子間里,基本靠我的收入維持生活?晌宜坪鯊臎]動過分手的念頭我始終沒在這個城市交上一個好朋友,要是離開洲,我根本不能想象自己會如何“孤苦伶仃”地生活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于是,我找各種機會“暗示”洲盡快結婚,可每次他都沖我雙手平攤:“沒錢,你叫我怎么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1年1月,我突然發現自己懷孕了。得知這一消息后,爸媽和洲都勸我把孩子拿掉!爸媽的理由很簡單:洲沒婚房、沒存款、沒收入,將來拿什么養你和孩子而洲的理由似乎更理直氣壯:就在此前一星期,我還為結婚的事跟洲吵了一架,當晚沖動地吞下了10粒安眠藥我倒是平安無事地醒了過來,可誰能保證胎兒不會受影響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仍舊固執地要將這個孩子生下來,這可是我這輩子頭一回違背爸媽和洲的意愿當時在我眼里,這孩子來得太是時候了,因為只有孩子才能成為我倆結婚的惟一“動力”!于是,我幾乎是逼著洲領了,然后由我爸媽掏錢在上海買了套二手房,算作我們的新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看到了他倆互發的短消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萬幸的是,結婚幾個月后,女兒平安而健康地出生了。女兒似乎是家里的“吉星”,自從有了她以后,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發展洲總算找了份正兒八經的工作,每月按時交給我一筆生活費;爸媽退休后回上海與我們同住,漸漸開始接受這個女婿;我也乖乖地聽從洲的話,安心在家當起了全職媽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是,洲的變化也是顯而易見的從去年開始,他似乎越來越忙,每周總有一大半時間不能回家吃晚飯,周末周日更是要到半夜三更才見蹤影;同時,他顯然不怎么喜歡孩子,每次女兒跟他撒嬌,總被他不耐煩地一把推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剛開始我還自欺欺人地為洲找理由,可隨著他愈加“放肆”起來,我也漸漸學會多長個心眼,尋找“蛛絲馬跡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女人大概天生就適合當偵探,我學會的第一招就是翻看洲的手機,并且盡量不動聲色。洲是個粗心的男人,到家后便將手機四處亂扔,而且收發短消息的記錄從不刪除—這讓我很容易“得手”,而幾乎每次,我都能在上面找到他和一個名為Ellen的女孩互發的短消息,語氣相當曖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激活了“保存已發送郵件”功能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實早在談戀愛的時候,我便知道洲的生活里有這樣一個女孩存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洲曾經向我“坦白”,那是他在高中時代整整暗戀了3年的女孩,只是洲始終覺得自己配不上她,所以那么些年來,洲從來沒敢向Ellen表白,只是互相當作好朋友而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時洲就對我說過,Ellen是他心目中的偶像,是遙不可及的;而我卻近在眼前,是真實存在的“愛人”我還曾為這事吃醋了很久,但時過境遷,就再沒怎么放在心上。如今突然發現他倆在短消息里“纏綿”,我只是暗暗心驚,卻不好輕易發作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日子久了總有爆發的時候,去年秋天的某個周末,我和洲正逛街,他的手機卻響個不停。洲立刻變得心不在焉起來,一路走一路發短消息,好幾次我故意落在后頭,他竟毫無知覺。我終于忍無可忍,當街奪過洲的手機,非要他立刻說說清楚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晚我執意不肯回家,而是在附近隨便找了家賓館開房間我是鐵了心要避開父母,好好跟洲爭個明白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我倆竟根本沒吵起來洲到底比我高明得多,剛聽我說了手機的事,洲便立刻來了個“坦白從寬”!他先是用一種特別真誠的語氣向我檢討,保證自己與Ellen只是偶爾約會、精神“戀愛”,沒有任何“實質性關系”;就在我將信將疑的時候,洲又主動提出,Ellen馬上要結婚了,到時一定會讓我作主挑選結婚禮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年1月,Ellen終于結婚了。為了讓我放心,從那以后,洲甚至特意換了個手機號碼,說要與Ellen徹底斷絕聯系從那以后,他的手機記錄果然很“干凈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我漸漸對“偵察”上了癮。那天,洲上班忘了帶筆記本電腦,終于給了我進一步“偵察”的機會。我輕而易舉地破譯了洲的電子郵箱密碼,里面同樣很“干凈”,幾乎全是工作E-mail?晌业降锥嗔袅藗心眼,偷偷激活了郵箱中的“保存已發送郵件”功能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半個月后,我再次找到機會打開洲的郵箱,收件箱里還是什么證據都沒有,而在“已發送郵件”里,卻赫然有4封Ellen發來的郵件原來,為了更“安全”地保存Ellen的郵件,洲特意另申請了個電子郵箱,每次都把E-mail轉發到那里,誰知卻在“已發送郵件”里留下了痕跡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打開那幾封E-mail,Ellen寫的東西讓我幾乎厥倒!罢嫦矚g你送我的禮物,那套被子好性感噢,F在我老公上班后,我每天都賴在床上不起來,裹在你送我的被子里,就好像以前你摟著我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說,將來的事情誰也不敢保證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回我可學聰明了,根本沒再找洲理論,而是直接撥通了Ellen的電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天我自以為“準備充分”,電話接通后,便直截了當地問Ellen:“你和洲到底進展到了哪一步,如果你們真的相愛,我愿意放手,成全你們好了!”我原是做好“兩手準備”的:要不對Ellen曉之以理、動之以情,讓她知難而退;要不就索性吵翻了,看洲會選擇誰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誰知Ellen對我的“刁難”顯然早有準備,她的一番話說得我一愣一愣:“我和洲認識10年,直到去年我才知道他暗戀了我那么多年,那時我已快結婚了,說明我們有緣無分,只能當‘情人’!我現在的丈夫也是為了我才離婚的,我倆走到今天這步不容易所以你放心,我暫時是不會離婚的。但至于將來的事情,誰也不敢保證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天晚上,是我和洲結婚3周年的紀念日,洲主動提出要和我談談。他的表現竟比Ellen更平靜,像是哄孩子那樣對我說:“我知道你給她打過電話了,我跟你結婚3年,而跟她已經是10年感情了,要算先來后到的話,你說誰是第三者不過你放心好了,我不會跟你離婚的,因為我跟她只想做‘情人’。這樣吧,只要你答應維持現狀,我是不會輕易‘破壞’家庭的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時候想想,我們這對夫妻真的很奇怪,“第三者”明明就擺在眼前,我倆倒是不吵不鬧,日子過得還挺“平靜”。其實真沒什么好鬧的,能談的問題都已經談開了,接下來就只等我做個決定要不維持現狀,對他倆的“10年感情”睜一眼閉一眼;要不就當自己是“第三者”,立刻離婚,早點離開這潭渾水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爸媽肯定隱約知道了些什么,這兩天,他倆老是勸我早點離婚,說是離得越晚做女人的就越是吃虧。這問題我不是沒想過,可還是那句話這么些年以來,我的身邊就他一個人,離開這根“救命稻草”,我根本就不知該怎么活下去!你們說我該怎么辦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用 (0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公眾號 手機站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公眾號 - 大律師網(Maxlaw.cn) 手機站 - 大律師網(Maxlaw.cn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聯系我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律師打官司、法律咨詢就上大律師網,全國律師咨詢熱線電話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© 2008-2022 大律師網 版權所有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精品人妻无码中字系列